您的位置:首页 > 百家 > 消息

第30期党史学科工作坊纪实

作者:何丽宇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与理论研究院
发布:2017年01月11日
点击:1669
分享按钮

我院举行第30期党史学科工作坊

讨论党内法规建设的历史与现实

 

2016年12月28日下午,我校第30期中共党史学科青年教师工作坊在人文楼马克思主义学院800会议室举行。本期研讨活动系纪念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成立20周年、中共党史学科创立60周年推出的系列学术品牌活动之一,由中国共产党历史与理论研究院、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道路协同创新中心、中国中共党史学会学科建设研究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以“中共党内法规建设的历史与现实”为主题。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赵淑梅、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宣教局副处长张东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夏璐、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副教授吕品、国务院侨办机关党委人事司副处长吴桂韩、中央编译局世界发展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靳呈伟担任主讲人,赵淑梅副教授兼任主持人,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高新民担任评论人。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书记杨凤城教授、杨德山教授、宋学勤教授、李坤睿博士以及来自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本科生、研究生20余人参加工作坊的研讨。

党内法规建设是党建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现实党建工作亟须破解的关键性课题。2016年12月24日至25日,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这也是我们党首次召开党内法规建设方面的全国性会议,更加凸显了党内法规建设在党的建设中的地位,凸显了党中央对党内法规建设的重视。但是相比实践的需求,目前党内法规的研究还较为薄弱,很多问题亟待深化。本期工作坊以“中共党内法规建设的历史与现实”为题,邀请几位青年学者,从历史与现实的双重维度探讨党内法规建设的基本历程、主要经验、存在的问题以及完善的方向。

赵淑梅老师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把十八大之前的党内法规建设分为三个阶段: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时期和改革开放新时期。赵老师认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内法规体系的雏形已经形成,而且具有较强的操作性和创新性,但规范性和稳定性较弱。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时期的党内法规系统化程度明显提高,程序性法规显著增多,但对基础性主干法规重视不够,法规的执行力不强。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后,党内法规体系日臻完善;到十八大之前,党内法规体系的框架已经基本确立。赵老师认为,从中国共产党诞生到十八大之前不同时期党内法规建设的实践来看,未来的党内法规建设应当遵循五条历史经验:第一,党内法规建设需要顶层设计,以便整体协调推进;第二,党内法规建设要围绕党的中心工作,服务实践;第三,应在制度建设的系统性中布局党内法规建设;第四,党内法规建设要注重可操作性、实用性和相互匹配性;第五,树立依规治党的意识是发挥党规作用的基础。

张东明副处长用四个“前所未有”概括了十八大以来党内法规建设的基本特征,提出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党内法规建设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党内法规建设工作机制的完善程度前所未有”,“党内法规建设的速度前所未有”,“党内法规的执行力度前所未有”。在具体分析时,张处长认为,十八大以来中央进一步推进了党内法规建设的顶层设计,设立了定期报告制度和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在加强完善党的领导和党的工作、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和反腐倡廉建设方面出台了一系列重要法规,极大地推动了党内法规建设。但目前部分党内法规的弹性空间过大、回旋余地过多,影响了执行效果。对此,他主张要从培育党内法规文化的角度入手,加强对党内法规的宣传,党员干部要带头示范,继续推进党内法规的贯彻执,增强对落实党内法规的监督和检查力度。

夏璐老师从法的一般原理出发,分析了法规、条例和法的一般原理,辨析了法规、条例等诸概念之间的差别,将党内法规看作是广义上的强制性约束性文件和制度安排,进而阐明了国家法律和党内法规之间的关系。随后,他指出除了要考察党内法规建设既有的党内法规体系之外,还应关注数量众多的规范性文件。广义上的规范文件可以分为条款性规范文件和非条款性规范文件。非条款型规范性文件主要通过会议形式来传达和执行,而条款型法规则是以党内准“执法机关”来执行;非条款型规范性文件是肯定性列举,强调地是“必须要这样做”,而条款型法规则是否定性列举,重在防范“不能这样做”。前者在于正面引导,后者在于震慑。在此基础上,他系统阐述了如何在政治共同体内形成对规则的重视,通过党员的带动作用进而促进社会的良性发展的问题。

吕品老师以“党内法规体系研究”为主题,认为这一主题具有理论性和实践性的双重特点。首先,她介绍了目前构建党内法规体系的三种路径,即按照效力层级来划分、按照《中共产党党内法规选编》来划分和按照党内法规五年规划纲要划分这三种方式,并深入分析了每种路径的优势与不足。随后,吕老师提出今后加强党内法规建设要着力细化顶层设计、避免突击性立法与临时性立法、填补党内法规空白点以及提高党内法规的公开程度。最后,吕老师认为党内法规体系建设中还存在一些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比如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之间的协调问题、突出党内法规管党治党特征的问题以及党内法规体系自身的科学性与政治性统一的关系问题等,指出要建立党内法规的联动审查与纠错机制,使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之间的衔接性与协调性更好。

吴桂韩副处长以“新形势下党内法规建设的若干思考”为题,阐述了党内法规的价值缘由与基本理念,强调纪在法前不等于纪先于法,也不等于纪高于法。随后,他区分了“好的制度”和“管用的制度”两个重要概念,强调制度伦理对于党内法规建设的重要性。在此基础上,他系统分析了目前党内法规建设在认识上不断深化,并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但也存在亟待解决的六个问题:法规的衔接配套问题、与时俱进问题、合法合规问题、制度伦理问题、制度效应问题、落地落实问题,提出在今后一个时期内,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应当突出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坚持正确方向,坚守价值取向,正确处理“上下、左右、内外、新老”制度之间的关系,不断提升党的建设制度化水平。

靳呈伟副研究员主要探讨了国外主要政党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经验及启示。他首先介绍了国外主要法规制度建设的基本情况,认为国外的法规主要是为了宣示政党自身的价值诉求,规范和约束党员的行为,在制定党内法规比较注重广泛听取意见,坚持党内民主,注重保护党员的民主权利。接着,他总结了国外主要政党的基本经验:在法规建设中集中反映了政党的立场和信念,是政党形象的展示;不能与宪法和法律相违背;规范制度建设的成熟程度很大程度影响政党的发展情况、政党功能或价值实现的程度;尤其注重规范党员行为,保障党员权利,化解党内冲突,凝聚党内力量;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不断增强自身的感召力和影响力。最后,靳副研究员提出了明确党内法规体系的地位,要形成目标明确、结构合理、重点突出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框架,明确党内法规体系的制定、修改机构等六点建议。

在点评环节,高新民教授充分肯定了六位主讲人的发言,认为本次研讨会全面系统、重点突出、材料丰富、学科互补,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是一次高层次的学术研讨会。随后,高教授阐述了自己对于党内法规建设的一些观点,提出加强党内法规建设要正确处理好纪律与民主、约束机制与激励关怀、权威与全党三组关系,同时要协调好党规与国法的关系以及顶层设计与基层工作具体化之间的关系。此外,高老师提出,要贯通问题导向与学理性,身为学者研究问题时应疏通学理。最后,高教授提议应当多举办这种有观点、有交锋的学术研讨活动,增进学科之间的互补,拓宽党史党建研究视野。

 在互动讨论环节,与会师生围绕如何加强党内监督、如何培育党内政治文化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张东明副处长提出信任不能代替监督,要增强党内法规的贯彻落实力度,同时要宣传党内法规,增强党员对依规治党的认同。吴桂韩副处长从党内文化的角度提出明确党内核心价值观对深化党内法规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杨德山教授强调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研究中共党内法规,要注重法规条文背后的复杂历史成因。杨凤城教授提出学术研究应有高度、有思想、有目标,建议青年学者们向高新民老师为代表的专家学习,做到站位高、视野宽、思考深。

中共党史学科工作坊是我校中国共产党历史与理论研究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共党史系为国内外青年学人搭建的中共研究制度平台,致力于加强中共党史党建、中国现当代史、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海外中共研究等相关学术领域的对话和交流。自2013年10月创办至今,我校中共党史学科青年教师工作坊已定期举办30期,编辑出版工作坊专刊《青年党史学者论坛》第1—5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2015、2016),在校内外和党史学界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成为我校巩固和加强中共党史党建学科建设的重要平台。

用户名
密码
标 题
内 容